位置:首页 > 散文随笔 >

与母亲同住一个小区,却不知她离世多日!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6 02

  母亲是在父亲离世后,瞬间老去的原文163nvren.com。其实,她也不过才刚刚73岁,我时常安慰心情低落的她:“73岁,按照国际的叫法,是年轻的老人或老年前期。”

  父亲因心梗离世,终年76岁,生前是位退休的初中数学老师,妈妈是退休的小学教师。我还有一个姐姐,早在1998年就举家移民去了加拿大,而我则大学毕业后回到了父母身边,在一所中学做英语老师。

  老公刘洋是公务员,也是家中的独生子。我们结婚后,说服双方的老人卖掉他们原来的房子,在我家附近分别买了房子,而妈妈的房子跟我们在同一个小区,婆婆家离我们走路也不过七八分钟的路程。

  双方父母都在身边,我们则成了香饽饽,尤其是有了儿子乐乐之后,我们家里几乎不开伙,每天下班放学归来,去任一父母家都可以饭来张口,逢年过节,把双方父母都接到我们家,一家七口其乐融融。

  而这样的时光在我人至中年时,渐渐成为奢侈。

  首先是父亲的猝然离去,之前,他的身体一直很好,每天和妈妈风雨无阻地爬山、打太极,饮食作息非常健康。可是,2014年7月13日夜,父亲睡着后再也没有醒来,等到妈妈凌晨发现时,他的身体已经僵硬,死于心梗。而之前,他没有任何不适的征兆,是一个一顿可以吃两碗米饭的健康老头儿。

  这一年,生于1973年的我41岁。中年丧父,对于我来说,虽不致命,却是痛至骨髓。这些年,我忙于工作、嫁人、生子,尚没能好好孝顺他。所以,父亲走后,我再没吃过桃酥,那是我们父女俩的最爱1 6 3 n v r e n c o m。他走后,哪怕在超市里看到桃酥,我也会泪如雨下。

  父亲走得太突然,给母亲带来的打击实在巨大。她很少出门,因为一接触从前的山友,就会想起父亲。半年后,她的身体频频出现状况,先是说心脏不舒服、偏头疼,然后是整夜整夜咳嗽无法入睡,接着是失眠。我一次又一次带着妈妈去医院,查完外科查内科,可是,没有查出任何病症。

  最后,我们还是在医生的建议下,去看了心理科,结果显示,母亲患上了老年抑郁症,除了每天吃药,每个月还要定期去七院(精神卫生医院)治疗加疗养。

  疾病让从前独立坚强的母亲性情大变,她一天会打无数个电话给我,不管我是在上课或是晚上已经入睡,她喋喋不休地向我讲述她跟父亲的往事,她细细地告诉我她身体的每一点不适,然后,哭着对我说:“你不用管我,就让我死了算了。”

  每每此时,我要么请假要么赶紧起床,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妈妈的身边,我生怕她有个三长两短,我已经那么突然地失去了父亲,不能再失去她。

  说来奇怪,抑郁症让母亲不再像从前一样善解人意,但对姐姐,她却一如既往地报喜不报忧。每次跟姐姐越洋视频,她都是精心打扮,说她吃得好睡得好,天天坚持锻炼。

  可是,一见到我,她立马愁眉苦脸,详细描述她的不舒服,报告着她昨晚只睡了几分几秒。如果我稍有不耐烦,她就会马上泪如雨下。医生也对我说,她这样作,其实也是在引起我的关注。

  偶尔,她心情好,身体也没那么差时,我会拍着她的头,说:“老小孩,你现在就是一个戏精原文”

  磨人也好,戏精也罢,她在,我就是有妈的孩子,比起对父亲的子欲养而亲不待,我甚至享受母亲对我的这份变相依赖。至少,她给了我机会——你养我长大,我陪你变老。

  然而,母亲这个甜蜜的负担还只是我步入中年生活的冰山一角。

  2016年的冬天,公公单位在给退休职员做体检时,公公被查出了肠癌。住院、手术、放化疗,那段日子,我和杨洋恨不得将自己分成八瓣,谁有时间就往医院跑,有时两人在病房门口碰个面,说上两句话,就匆匆各忙各的。

  除了是老人的儿女,我们还在单位各有分工。

  在公公化疗反应最重的那段日子,刘洋上午请假去陪,我下午请假,持续了一个星期后,校长找到我谈话。因为有家长投诉,说我连续三节课都由别人代课,孩子的英语成绩明显不如别的班级,家长强烈要求先予我警告,否则,她将联名其他家长提议撤换我。事实上,这位家长曾经在班级QQ群里私信我,表达过她的不满,我也向她做过了解释与承诺,不想,她还是找到了校长。

  我一再向校长保证,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。而彼时,正是学校英语教研组长的竞聘关键期,校长对我的家里的事情很同情,但他也表示,有了家长的投诉,可能会对我竞聘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,让我去做一做那个家长的思想工作,看看能不能请求她撤诉。

  我是流着眼泪走出校长办公室的。说实话,对于教研组长这个职位,我盼望了很久。工作多年,我一直勤勉而努力,四十有余,我希望有一个头衔是对我努力与能力的确认,同时,我也希望我那个上高二的儿子乐乐知道,他的妈妈是一个有追求的妈妈原文

  无奈,我约见了那位家长,跟她说明了我家里的情况,母亲深受抑郁症纠缠,公公正在接受化疗,婆婆每日帮我照看儿子……

  没想到,不等我说完,这位妈妈反问我:“谁的中年不是上有老,下有小,我把孩子交给你,你却因为家里的事情耽误了孩子,那么我请问,如果你的孩子也遇到像你这样家事大于工作的老师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导致孩子成绩下滑,你还能够坐视不管吗?你的家事是家事,我儿子的前途命运难道就不事关重大吗?”

  说完,她坦白地告诉我,既然她已经跟我闹到这般地步,她是一定不能再让她的儿子由我来教的,所以,她会死磕到底,必须换掉我,否则,她天天找校长,不行就找区教育局、市教育局。

推荐阅读:被老公家暴后的婚姻还要继续吗?

  谈判失败,学校也很无奈,我被从初三调到初一上课,英语教研主任一事自然也与我无关。

  老公知道这件事后,无比愧疚,一再表示以后公公复查、化疗时,尽量他请假作陪。可是,那天在街上偶遇他们处长,也是委婉向我表示,家事尽量多分担一些,单位很多人对于杨洋总是请假的事情盯得很紧,有人甚至详细将他早退的分秒记得十分详尽,画在日历上送到了处长办公室。

  我们非富非贵,不可能意气用事地一辞了之,时至今日,终于深深体味忠孝不能两全的个中辛酸。

  就在这时,母亲又出事了。她在早市买了一种降血糖的药,说是宫廷秘方,可以替代胰岛素,一年半后治愈糖尿病。结果她花了六千元,买回整整三大箱子的药,从此私自停了胰岛素,改服这个宫廷秘方。结果,两天后,她晕倒在去超市的路上。是路人拿了她的手机,找到备注“女儿”的电话打给我。我正在学校备课,连假都没请就赶往妈妈出事的地点。

  我一边往妈妈那边赶,一边给120打电话。妈妈的血糖升高引发酸中毒,如果再送迟一些,人就没命了。

  这边母亲在抢救,那边,儿子班主任打来电话,告诉我乐乐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完成作业,最近的月考创下历史成绩的新低1_6_3_女_人_网。班主任非常气愤地对我说:“你也是老师,孩子马上就上高三了,正是最关键的时候,现在哪个家长不是天天陪到深夜,生怕掉以轻心。你居然连续十几天都没监督孩子的作业,也没有签字,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除了道歉,我还能说什么呢?这段时间学校公开课竞赛,我每天做课件要做到很晚,老公的单位来了中央巡视组,一直陪同往下面的机关跑,已经连续两周都没有回家住了。

  我天真地以为,我们这么辛苦,乐乐是看在眼里的,我怎么能想到,没有了我们的监督,他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,拿学业开玩笑。

  那天,妈妈的病房安排好后,我打车回妈妈家去给她取住院要用的东西。刚打开柜子,各种瓶瓶罐罐从柜子里撒了出来,某某维生素、某某心肝宝、某某按摩仪、某某入睡宝等等,这些三无的医疗保健品掏空了妈妈的退休卡,寄存着她对健康的全部渴望,我真的是出离愤怒了。

  回到医院,看着妈妈,我问她:“你好歹也是一个小学老师,你读书看报,不知道这些保健品都是骗人的吗?”

  她的回答让我震惊:”那些卖药的,看见我就一口一个大妈,叫得比你还亲,我买那些药,就是希望他们多关注我一点儿。”

  那时那刻,我是多么想念爸爸,如果他还在,每天带着妈妈爬山打太极。可是,他走了,妈妈将自己封闭起来,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,对于任何的头疼脑热无限放大,将全部的精力都用来寻医问药,心甘情愿将沦为骗子的目标。

  好在这一次,她有惊无险,可是,下一次呢?

  看着我责备的眼神,妈妈转了一个身,开始掉眼泪。我假装去给她打水,一个人跑到楼梯间,哭成狗。

  越来越不听话的儿子,越来越脆弱的妈妈,还有压力山大的职场,我越想越绝望。

  而这时,姐姐来了视频,我擦干眼泪赔着笑,告诉她一切都好,“乐乐很好,成绩一直很稳定”、“你没找到咱妈?她今天跟几个阿姨聚会去了,她现很忙,想见她是需要预约的”、“我现在教初一了,压力没那么大了。每天晚上都有时间敷你寄回来的面膜了。”

  汇报给姐姐的生活,是我希望的那种日子1~6~3~女~人~网。我的要求其实并不高,但实现起来却真TMD难。